陶傳正的富足講堂(下)「活著,就一定會遇到問題;有問題,就去面對、去解決,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陶傳正文=陳舒榆 攝影=黃念謹《走過》經歷過,才會知道自己真正的渴望現在的陶爸已經很少再去聽年少時期的音樂了,「年紀大了,怕吵。」他不諱言。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喜好,享受過、經歷過了就好,不需要一直留戀著當年。因此,看到現在的年輕人很容易被物役,喜歡追求新奇、時尚及崇拜名牌等,賣房子陶爸表示可以理解。他說,自己年輕時也會想穿個名牌到處招搖,那是一種必然的心情。「親身經歷過了,才會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所以,不需要勉強年輕人必須全然放下對物質的崇拜和依戀,時間到了,自然就會走過。像是對於吃,陶爸就有自己的一套哲學。雖然身為企業家第二代,也經常遊歷各國,但陶爸坦言自己並沒上過米其林餐廳。他笑說自己對吃不講究,那些幾星級的餐廳美食,他完全不感興趣,所以住商房屋也不太可能花大錢去吃一頓;就連牛肉麵,在他眼裡也只有大、小碗的差別,不會因為賣五百元,就覺得特別好吃。「大碗比較重要啦!」陶爸笑了起來。至於品酒,陶爸夫妻倆也不太熱中,「連酒壞了都嚐不出來」,他說,有一次家裡宴客,朋友偷偷把他拉到一旁說:「這酒壞了!」當下他還回朋友一句:「便宜就說便宜,不要講成是壞了嘛!」他還拖陶媽下水,說她也不愛品酒,常說可樂最好喝,「紅酒又酸又澀,加房地產點糖混著喝還可以!」這就是陶家夫妻的「平民」價值觀。《看見》旅途上的另一「伴」除了音樂、戲劇之外,旅行是陶爸另一項熱中的嗜好;不過,住什麼五星級飯店、搭豪華遊輪或是參加團體遊,他可是一概沒興趣,只愛「自助」的平價旅遊。陶爸的自助旅行,多半有陶媽相伴,兩人的默契極佳,經常有著同樣的觀察及感受,「那種心有靈犀的感覺是最棒的。」談起陶媽,陶爸嘴裡盡是甜蜜。他笑說夫妻倆現在就有點術後面膜像是連體嬰,到哪都黏在一塊。而這樣的「默契」,或許緣於長久以來累積的感情,「我們從大學就在一塊,是彼此的初戀。當時我就坐在陶媽隔壁,可能是她另一邊的男同學不愛說話,所以她只能跟我講話,講到最後,就只好跟我結婚了。」不過,陶爸現在旅行的目的還多了一項「責任」:寫作。為了刊物上的遊記專欄,他必須在旅途中努力發掘趣事,作為寫作題材。或許也因為這樣,他在旅途中的眼界和觀察也有了與信用貸款眾不同的看見,尤其拍到當地比較特別的故事,或是有趣的圖像後,寫成見聞與讀者分享,便能讓他從中感到快樂和滿足;一樣的旅程,對他來說卻有著不同的意義。陶爸說,有一次他和太太兩人到美國舊金山旅行,因為時差關係,夫妻倆凌晨三點多就醒了,於是決定出門開車兜風去。開著開著,卻意外發現一處森林,他們下車往林密處走去,抬頭卻見到陽光從百年紅杉木間篩透進來,芬多精的香氣更讓人大感愉悅。當他租房子們一走出森林,大清早裡,卻已經看見好多人牽著狗兒聚集在平臺上。大感好奇的他們便湊近瞧瞧,這才發現,這群人全都是盲人,他們帶著各自專屬的導盲犬,正圍坐著聽領隊解說森林的景象。當下,陶爸感動到說不出話來,「我們有雙眼能夠輕易捕捉到美景、觀察有趣的事,但盲胞怎辦?他們只能用耳朵聽森林裡的鳥叫、用鼻子聞森林裡的味道、用身體去感受微風輕拂。」陶爸說,要是他失去了雙眼,可能只會整天待西服在家哀聲嘆氣吧。那一幕景象讓陶爸的內心突然湧現一股悸動,他默默回頭,卻看見陶媽也正悄悄拭著淚。一個個深植在陶爸心中的旅遊記事,有著屬於他、屬於陶媽的共同經歷和感受,化成一篇篇傳真且動人的文章,分享給每個讀者,一起細細品味人生百態滋味。《落定》富足,源自於徹底明白能夠無所事事地到處旅行、和音樂同好一起享受音樂、去一些未曾到過的地方、結交一輩子可能都不會再見面的朋友,是陶爸對帛琉現今生活懷抱的想法。經歷過生命裡的大起伏、大挑戰,陶爸已學會樂看一切,不設限生活非得怎麼過,雲淡風輕地過日子,他也當成是一種幸福。就連公司的營運,陶爸也有著不同於其他企業家的宏大野心,「穩定中求發展」才是他認為的王道。陶爸把公司三百多名員工全當成自家人看待,他很感念大夥兒的一路相伴,尤其裡頭幾位年紀比他還大的老員工,之前甚至還曾經是他的債權人;因為願意相信並且一路相隨至今褐藻醣膠,那種寬大的胸懷和體諒,讓陶爸自覺更該為自己、為他們,負起責任。「活著,就一定會遇到問題;有問題,就去面對、去解決,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陶爸瞇著眼,笑著摟摟身旁的品牌布偶彼得兔,輕摟的動作裡,還包含著他的理念、夢想、員工及家人;幸福與富足,就在這細微裡持續發酵著。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商務中心YAHO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d11cdjqzb 的頭像
cd11cdjqzb

醫生

cd11cdjqz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